上海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:她的貓

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www.rndsov.com.cn 發布日期:2018-01-09 瀏覽次數:2216

標題:喂!鏟屎小妹兒,喂完本喵你再去哭嘛!

導讀:貓爺我喝口熱乎牛奶容易嗎?

文案:這個故事告訴我們——失戀了不可怕,畢竟你還有貓嘛!

(零)

樓下最近時常出現一條哈士奇,它的主人是一個挺著啤酒肚子、頭頂著地中海的中年男人,這狗大概是精神失常,我每天一次的飯后遛彎都被它搞得一團糟。

以前我就聽其他貓說,狗是這個世界上智商最低的動物。它們整天張著大嘴伸著舌頭,傻頭傻腦的,因此被我們向來高傲的貓所蔑視。

之前,我對此并不在意,總是以一種“上等生物憐憫下等生物”的胸懷來包容它們,事實上也有些“事不關己高高掛起”的心態??勺罱翹醴璺桉柴駁墓科嬡塹轎彝飛狹?,而且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惹我。

第一次,那條哈士奇大概因為小爺我身材苗條,所以把我當成了一根大骨頭,一瞬間就把我撲倒在地上,在我的身上一頓亂舔,弄得我全身都是它的口水,一股怪味。

第二次,它的心情可能不太好,看著我的尾巴不順眼,非要打我尾巴的主意,把我追得滿小區跑,更可氣的是還有好多小母貓在一旁看著……

而這一次,也是最讓我忍無可忍的一次,它胡鬧的時候把我的牛奶灑了一地,我的牛奶??!

我拱起腰,豎起耳朵,蹭了蹭爪子打算和這夯貨拼命。反正小爺我這么多年走南闖北,這條命也算是值了,大不了今天就把命搭這兒,也要把這弄灑我牛奶的烏龜王八蛋弄死,也算是為社會除一害……

“哎呦!奶瓶兒,乖啊乖……”她突然將我抱在懷里,摸著我的腦袋說。

她一出現,我心里的氣瞬間消了大半……

不過,小母貓們都在一旁看著呢,我也不能因為主人一來就慫了吧!

所以,我在她的懷里象征性地掙扎一番,蹬了蹬腿,裝出一副 “怒意未卻,戰意未消”的樣子。更何況還有主人的庇護,我發揮得更加酣暢淋漓,演技爆棚,大有毀滅世界的架勢。

那傻狗似乎是被我這一方裝腔作勢給唬到了,轉身一溜煙跑得沒影了。

“小奶瓶兒不生氣哈,等回去我給你再熱一份牛奶?!彼參課?。

我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周圍那群驚掉下巴的小母貓們,心里暗笑??蠢湊獬∠費蕕貌畈歡嗔?,我稍稍安靜下來,不過耳朵還是豎著的,因為我想在那些小母貓們面前再多展現一下我的雄性氣魄。

“乖乖乖,咱們回家?!彼攣以僂背鍪裁綽ㄗ?,撿起我的牛奶碗,抱著我三步并兩步地往家走。

我暗暗竊笑,暗自佩服自己的機智。這么多年還是她對我好,天天有牛奶喝,沒事還能像今天似的再智取一份夜宵。


(一)

因為她喂我牛奶的緣故,我稱呼她 “送奶小妹”。

最初遇見的時候,我還是一只被遺棄了不久的小貓,整天在大街上游蕩,全靠運氣填飽肚子。

當時她大學即將畢業,前途未卜,錢途也未卜,手頭的活兒倒是不少,每天忙得手忙腳亂。

那天下大雨,小爺我粗心大意,結果被淋得渾身濕透,只能蜷著身子躲在公交車站下。一個等車的小孩注意到我,拽了拽她媽媽的袖子: “媽媽,這只小貓渾身都濕了?!?

小爺我被這小屁孩的一句“小貓”氣得肝兒疼 :“小……小……你才小呢,你全家都小?!?

“兒子,離它遠點,一看就是只野貓,萬一發瘋撓你一爪子還要去醫院?!?他媽媽把他拉走。

小男孩欲言又止,最后還是走了。

奇怪的是,我一暴脾氣,竟然對這一番 “侮辱性歧視” 視而不見,連頭都沒抬,甚至還慶幸那個小屁孩沒來打擾我——爺走爺的陽關道,你走你的獨木橋。誰也別理誰,誰也別害誰。萍水相逢,遠走不送。

傾盆大雨嘩嘩下著,濕透了的我孤零零地在角落蜷著。世界好平靜,暴雨的街頭沒人閑著沒事出門來打我、罵我。

結果卻還是沒躲過去,還真有個人閑著沒事,屁顛屁顛地朝我走來。

她沒有打我、沒有罵我,但她關懷我。

我最害怕這種關愛,怕等到有一天我也開始關愛她的時候,她突然轉身拋下我。

哀莫大于心死,我知道心死的滋味,不想再嘗一次。

不過我還是好奇地瞄了她一眼,隱約看見了一把黃雨傘,傘下是一條濕了半截的素布裙子。

從此,我總是能看見她。

清晨時路邊的圍墻上、午后公園的長椅底下、周末公園的綠化草坪上,還有雨天的公交車站下。

送奶小妹每次見到我都是一副嬉皮笑臉、討好的模樣,蹲下身子叫我過去給她抱。

小爺我傲嬌的很,本來懶得理她,可無奈她身上每次都帶著零食……

一來二去,我們就熟悉了。我也不躲著她,也懶得跟她客氣。

小爺我搞不懂,她一小姑娘總是纏著我一小野貓有什么意思,簡直是吃飽了撐的。

送奶小妹來自于一個小城,她跟我提過一嘴,不過小爺我見識短,文盲一個,沒聽說過那里,我猜離這兒很遠,讓我跑上一個月也到不了。

那時候的她,有一群好朋友,外加一個男朋友。除了畢業找工作這件事情讓她有些傷神,其他的都還算順利。

而我卻恰恰相反,那時候的我無家可歸,只得和那群野貓在一起??墑悄僑閡靶笊悠∫沂且恢槐蝗擁艫募頤?,天天欺負我。

我從小被人養大,嬌慣成性,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面,我慫極了,于是默不作聲,任由它們欺負。

忍著忍著,我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:我不能永遠跟著別人混,就像我跟著主人,結果被拋棄,然后跟著一群乖張的野貓,結果被嫌棄。于是我開始流浪,開始學會自己找吃的。我開始翻我曾經避而遠之的垃圾桶,也開始用從未沾過血的爪子去抓那些臟兮兮的老鼠。

我相信這是新生,只不過艱難了些。小爺我很牛逼,還要變得更牛逼,比那些野貓、家貓都要牛逼。

可是當我剛剛習慣了獨來獨往,她便出現了,在我的貓生中來來往往。

那時的我雖然只是個小野貓,但是以前去公園遛彎兒的習慣還保留著。

以前主人總是跟在我后面,像老媽子一樣。我享受這種感覺,有時還會故意到處亂跑逗主人玩兒。

那時候,我從未想過某一天她會悄無聲息把我扔在另一個城市,然后永遠消失。

從那之后,每次遛彎兒都只是我自己一個,心里空落落的恐懼,就像是天上的一個風箏突然斷了線,越飛越高,眼睜睜看著地面離自己越來越遠。

公園里有一群熊孩子,喜歡追著我打的熊孩子。

或許是他們經常遇見我,認準了我是一只沒人要的野貓,所以肆無忌憚地欺負我。剛開始我覺得他們只不過是討厭我,但在他們用餅干把我引過去然后抓住打一頓之后,我才知道他們只是為了找樂子……

就和灰狼闖進羊圈,然后把所有的羊都咬死是一個道理。

那天我傷得很重,一條腿可能是斷了,疼到不敢動彈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。

我不知道我的腿什么時候會好起來,但我知道,如果我的腿不恢復,我就抓不到老鼠、上不了樹、翻不了墻,連垃圾桶都搶不過那群蠻橫的野貓。

我覺得我要餓死了,結果她出現了,把我接到她的家里。

我在她的懷里鬧騰了一路,掙扎著想要逃走。

我表現得很抗拒,你懂這種抗拒嗎?

大多數流浪久了的貓都有這樣的心理,一顆心冰冷久了,一遇到溫暖就會下意識地逃走,生怕被融化了。

因為我的緣故,她不方便坐公交車,出租車也攔不到,只能一步一步走回去。

走的時候,天還是一片大亮,然而到家的時候,燈火已經照亮了繁華的長街。

她的身上有一股香味,像是午后草地般舒服,又像是剛剛溫熱過的牛奶的濃香……總之是一股很干凈的香味,讓我感到很安穩。

聞一聞,心就能靜下來。我做作地瞎折騰裝樣子,心里卻早已屈服。

她的家是一個臨時租來的小房子,只有一個臥室和一個衛生間,一張床占了一小半的面積。床上各種東西扔著,亂七八糟的。

她從角落里翻出一個紙殼箱子,找來兩塊布墊在里面,用手壓了壓,又去翻箱倒柜地找其他東西。

我在一旁一邊抱著爪子一邊看著她忙來忙去,如果我能說話,我一定會朝著她的耳朵喊:我快餓死了,先給小爺我弄些吃的不行嗎!

我看她在那忙了半天也沒弄出什么結果來,我才意識到這個善良的小姑娘好像不怎么靠譜。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自己hold不住局勢,于是拿起手機給她男朋友打電話。

“喂!田峰,你快點帶著急救箱過來一趟,我這有點狀況?!?送奶小妹風風火火地說了這么一句,然后干脆利落地放下了電話……

原來她只是覺得我缺一個急救箱,相比之下,她男朋友就靠譜多了。不到十分鐘就已經到了門口,氣喘吁吁的,手里還拿著個急救箱。

“寶貝兒,你怎么了,哪受傷了?”田峰同志滿臉焦急,一邊說著,一邊就已經把她檢查了一圈。

我心想這傻姑娘還真是有福氣,找了個這么暖的男朋友,暖的我這個電燈泡都想要從窗戶跳出去涼快涼快了。

“不是,不是我。是它?!?送奶小妹尷尬地朝我一指。

田峰同志順著送奶小妹手指的方向朝我看過來,他看到我,我也看著他,他臉上焦急的表情迅速凝固。我略略不好意思地看著那張剛跑完馬拉松似的臉漸漸僵化、石化、石灰化,然后我尷尬地舉起那只完好的爪子向他擺了擺,權當問個好。

真是可憐他氣喘吁吁地趕過來……

可是要怪就怪他找了一個話都說不清楚的女朋友。

還是她的男朋友靠得住,說我這可能是骨折了,醫療箱沒有用,必須去找獸醫。

不過,當時天色已經晚了,她男朋友去鄰居家借了點兒貓糧,倒在小碗里放在我面前。

我盯著碗看了半天,愣是一口沒吃。

兩個人急得團團轉,都盼著我張開貴嘴嘗上兩口,可小爺我愣是不下嘴。

“家里有牛奶嗎?” 田峰同志突然問。

“牛奶?你是說它喝牛奶?”

“死馬當成活馬醫吧……”田峰同志咬了咬牙。

送奶小妹家這么小,就連像我上一個主人家里的一個柜子一樣的冰箱都沒有。我原以為她家里是不可能有牛奶的,可是她硬是從衛生間里找出來一盒。

“你把牛奶放廁所里?”田峰同志的表情很微妙,驚訝中帶著一股迷茫,迷茫中隱約透著一絲敬畏。

“這是我做面膜用的,上次超市促銷,買了兩盒,現在剛好剩一盒沒開封的?!?

“超市促銷?不會已經過期了吧?”

“我剛才剛剛看了一下,保質期到上周六,過期了幾天?!?

只見田峰同志劍眉輕挑,咬了咬嘴唇,“不干不凈,吃了沒病?!?

我開始覺得這小兩口想要合起伙來搞死我……

不過,雖然是過期的牛奶,我依然喝得很歡,趴在碗邊不動地方。

“它真的喝牛奶呀!以后就喂它牛奶了?!?送奶小妹暖暖一笑,聲音銀鈴似的,“你怎么知道它喝牛奶???”

田峰同志撓了撓頭:“你小時候應該看過《貓和老鼠》吧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她和田峰是高中同學,當時田峰同志對送奶小妹很有意思,外人面前也絲毫不遮不掩,弄得全班皆知,送奶小妹也很尷尬;幾次的委婉拒絕之后,田峰同志依然像狗皮膏藥似的死纏爛打。

好女怕纏男,話糙理不糙。

最后送奶小妹還是屈服了,羞羞答答地當著周圍一圈人的面給了他一個“測試期”,從此,終于有人管這個傻得可憐的姑娘了。

這一對情侶還真是讓人羨慕,卿卿我我一直到現在。當時過年回家的時候,送奶小妹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還問她什么時候結婚;據說她的一個閨蜜已經把婚禮的份子錢準備好了,嚷嚷著說等到以后送奶小妹和田峰有了孩子的時候,就要當孩子的干媽。

不過,我后來知道,當時這兩個人并沒有早結婚的打算。反正趁著年輕,多在事業上打拼打拼,也為以后創造一個好點兒的物質條件,也比早早把自己的青春拴在匆忙的婚姻里好得多。

我神游物外,悠悠想起這么多年來陪過小爺我的那些小母貓們。

把我安排妥當之后,田峰同志稍稍歇了一會兒就回學校了。送奶小妹把亂成一片的屋子稍稍收拾收拾,然后疲憊地躺在床上,側過頭,饒有興致地看著守在碗旁邊兒的我。

我當時在搖尾巴,我飽了,我吃飽之后就喜歡搖尾巴。

“該給你起個名字?!彼湍絳∶玫囊凰笱劬φA蘇?。

“你有什么喜歡的名字嗎?”這姑娘傻得可以,向一只貓征詢意見。

“喵!” 我慵懶地叫了一聲。其實我之前有一個名字,就叫“阿喵”,是以前的主人給我起的。

因為我小時候特別不安分,天天“喵喵”浪叫。但我那時天真地以為:她既然給了我名字,那我就一直是她的貓了,因為她喜歡我??傷詈蠡故搶肟宋?。

可結果我發現我錯了,她給我名字,只不過是覺得我好玩,就像你們小時候都會給自己的玩具起名字,可你如今長大了、工作了,如果你能想起你小時候給任何一個玩具起過的任何一個名字……那么算我輸。

“你這么喜歡喝奶,就叫你奶瓶兒吧!”她咧嘴一笑。

我舔舔爪子,沒吭聲。

心里想著你愛叫什么就叫什么,反正等傷好了我就走,到時候誰也見不著誰,你怎么叫我都聽不見。

“奶瓶兒,奶瓶兒,嘿嘿!”

“小奶瓶兒,上一次在車站里看見的小貓就是你吧?!彼焓衷諼業哪源锨崆崦嗣?。我看在她送我一碗奶的份子上極不情愿地忍她一回,繼續舔爪子。

“小奶瓶兒,以后你就跟著我混了,我就是你的老大,你當我的小馬仔,老大罩著你?!彼至街皇制肷險?,狠狠地揉我的臉……

媽的,我快忍不了了,氣得我差點一爪子抓過去。

我真擔心我會一爪子抓過去,于是索性跑進她事先給我準備的窩里,開始裝睡,心里想著她應該不會那么不道德去打擾貓睡覺吧。

果然,她蹲在我旁邊看了我一會兒就去睡覺了,離開前還在我身上摸了兩把。

氣得我快炸毛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田峰同志和送奶小妹把我送去了獸醫院。

給我看病的是一個老頭,這貨下手真是狠辣,小爺我痛得開始懷疑人生。我張牙舞爪地瞎折騰,忙得那個老頭兒手忙腳亂。

“都骨折了,還這么生龍活虎,我還是第一次遇見?!崩賢范玖艘豢諂?,不知道從哪抽出來一個針管子。

看到針管子的那一刻我就慫了,小爺我放浪一輩子,卻最怕這個。我剛準備消停下來表示屈服,可那個腦殘的老頭兒不分青紅皂白,一針就扎了下來……然后我就睡著了。

醒來的時候我發現受傷的那條腿已經被里三層外三層地纏滿了紗布,爪子圓得像多啦A夢,走路一高一低,跑兩步像是跳芭蕾。

禍不單行,我覺得送奶小妹簡直就是我的災星。

第三天,送奶小妹的閨蜜——妙妙姑娘聞訊,買了一箱牛奶來看我。最初看到那箱牛奶時,我覺得她是個好人??傻彼槐咼煌昝渙說爻蹲盼業牧街歡?、一邊滿臉得逞式傻樂的時候,我真想咬她。

她把我折磨得好慘,我給她起個名,叫“劊子手妙妙”。

“嘟嘟嘟,小奶瓶好可愛呀!” 劊子手妙妙兩只手像揉團子一樣揉搓我的腦袋,我覺得我的五官被擠到了一起,眼睛一大一小,整張貓臉都破了相。

更可氣的是,每次我用那只纏著紗布的爪子拍她,本是想給她點顏色看看,可她卻一只手迎了上來和我的爪子拍在一起。

爪子有傷,這一拍痛得我吸一口冷氣,可她卻樂了,回頭對一旁的送奶小妹興奮地說:“你看,它還跟我擊掌呢!”

“你輕點兒,它還受著傷呢?!?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嘻嘻嘻!”劊子手妙妙笑的時候,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,一張大嘴幾乎咧到耳根子。然后她沒完沒了地換著法子玩我,尤其是我的耳朵。360度全方位任角度拉扯外加形狀自定義,她簡直是沒人性地折磨我。

如果貓會哭……嗚嗚嗚嗚嗚!

從此以后我最怕這個女人,她真狠。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。等我養好傷,咱們有冤報冤,有仇報仇。

以后的幾天倒是安穩,送奶小妹忙著學校的各場招聘會,天天早出晚歸,回來既要給我熱牛奶,又要忙著做簡歷,一做就到深夜,哈欠連天才肯上床睡覺。

我一邊喝著牛奶,一邊用余光瞄著燈光下的她。

她一直在忙手頭的事情,累的時候看看陰影里悶頭喝牛奶的我笑一笑,接著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她手機里的通話記錄日漸多了起來,很多是打給用人單位的,一些是和田峰同志相互打的,還有不少是家里人打過來的。

我驚恐地發現我竟然已經開始享受這樣的生活了,然后我驚恐地決定盡快養好傷、盡快從她的身邊逃離。

被拋棄過一次的貓是不會輕易接受下一個溫暖的。

幾天后,送奶小妹興高采烈地回到家,挨個給親戚朋友打電話,說她找到工作了。

田峰同志隨后也來了,訂好了飯店為送奶小妹慶祝。然后這倆人就手拉手出去吃飯了,送奶小妹竟然忘了給我熱牛奶。

我的牛奶……結果我餓了一晚上。

我一邊餓著,一邊計劃著等到她酒足飯飽回來之后該怎么報復她。剛開始打算絕食抗議,然后又想半夜叫一晚上吵她,各種壞水在我肚子里一滴一滴地積攢。

等她回來的時候,我本打算把一肚子的壞水全都倒出來,可我突然懵了。我完全沒有想到過她會變成這個樣子,雙眼通紅,滿臉的淚痕。

她哭了,哭得很厲害?;乩粗缶偷乖詿采?,把頭埋在枕頭里,哭聲洪水般地爆發,透過枕頭聲音沉沉的,聽著怪難受。

屋子里關著燈,黑漆漆一片。我看著黑暗中的她,躡手躡腳溜走了過去,在她的身邊趴下來,也只是趴下來。

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因為知道也沒用,因為我只是一只貓。

我不會說話,無法安慰她,她的痛苦我無法分擔,但我會盡力陪著她,希望陪伴會讓她感覺好受一點。

她感覺到了我,然后把我摟在懷里,像是在冰天雪地里找到了一個溫暖的小爐子,身子蜷著,和我以前難過時差不多。

她抱著我哭個不停,我任由她抱著絲毫不掙扎。小爺我這輩子第一次這么聽話。

她就這么哭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起來,她洗掉了滿臉淚痕,可是一雙眼睛依然紅得嚇人。

我一直覺得她是個挺堅強的姑娘,樂觀又堅強,骨子里帶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勁兒,無論怎樣也不會把眼淚流出來讓別人看見。無論是買東西被小販欺負、還是找工作時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,甚至面試的時候被面試官質疑,她都挺倔的,像是一朵向日葵,有太陽的時候永遠不低頭。

她今天去實習,卻只能帶著一雙發紅的眼睛去,她一定很失落。我想安慰安慰她,于是一直跟在她的身后,陪著她刷牙、洗臉、穿衣服,然后送她出門。

臨走前,她看了看我,俯身把我抱在懷里,在我額頭上輕輕親了一口。

“謝謝你!小奶瓶兒!”

我也伸出舌頭在她的臉上添了一口,輕輕“喵……嗚”了一聲。

她是我的小向日葵,就算暫時低頭,第二天也會把腦袋抬起來。

過了幾天,她又變得和往常一樣,早出時容光煥發,晚歸時暮靄沉沉。

作為一個小實習生,想要在公司里好好生存下去很不容易。她每天都把自己逼到極限,回家之后,倒頭就睡。有的時候她忘給我熱牛奶,那我就只能認命似的餓著肚子。

我不忍心打擾她休息,在外面混是一件很不容易、很累的事情,因為我經歷過,所以我知道。

閑暇時,她有時會和家鄉的父母報平安,也有時會和劊子手妙妙談天說地,包括各種娛樂八卦、各種奇聞逸事??晌ㄒ徊煌氖撬吞鋟逋局淶慕渙魍蝗簧倭誦磯?,我也從未再聽到送奶小妹在外人面前提起過他,感覺她和田峰同志之間的距離突然遠了許多。

不過我相信送奶小妹還是愛著田峰同志的,因為我總是能看見送奶小妹翻著他們兩個人以前的照片獨自流淚。

最值得一提的是,我的爪子漸漸恢復了,我快要離開這里了。我曾經無數次地計劃在爪子恢復后離開,可看著日子越來越近,我便越發不舍。

那天終于來了,她帶我去變態老頭兒那里拆繃帶。當天晚上我就順著防盜窗的縫隙鉆了出去,那時侯她在睡覺,她睡覺之前給我熱了一碗牛奶。

那碗牛奶我只喝了一半,當時我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剩下一半。不過后來想想也就明白了——送奶小妹內心其實是個很脆弱的小女孩,需要一只貓來陪她。我注定陪不了她,所以我希望她會再養一只貓,一只像我一樣可以陪著她的貓。

我希望那是一只可愛的貓,要很乖,至少要比我乖;它最好也喜歡喝牛奶,像我一樣,因為送奶小妹已經習慣給貓喂牛奶了……

我跑得遠遠的,遠到她找不到我。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公交站臺,我在車站下蜷著身子、瞇上眼睛,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迫不及待想睜開眼睛,可我每次睜開眼睛發現身邊空無一人的時候,心里便無名失落。


(二)

漫長的一個月,我渾渾噩噩地在陌生的街區里徘徊,我漸漸熟悉了這里哪一棵樹最好爬、哪個公園里有果樹、哪面圍墻上的陽光最舒服。整天整天的沒事兒干,閑得發慌,我就經常在樹上找個粗樹杈趴著看太陽東升西落,一邊看太陽,一邊沒頭沒腦地瞎想,有時候會想送奶小妹,有時也會想我的前主人。

我本不愿提起她,她拋棄我而去,但我卻恨不起來她。

在我還是一只小貓崽的時候,她就把我抱回了家里。沒過多久她就結婚了,新郎是個大她十歲的事業型大叔。

她是一個很熱愛生活的新娘,喜歡養花、泡茶和養貓。她老公去公司上班,她就在陽臺上插花,我在一旁看著,有時候我禁不住花香誘惑會用爪子去抓,然后她就拍我的爪子,然后拿一支用不上的花給我。我們這樣生活了五年,那五年的時間里,我一直以為我們會一直生活在一起。

后來,她懷孕了,她的丈夫打算一家移民到美國,以后好讓孩子少受點苦。

他們在臥室里做準備,我在一旁喝牛奶。

“那它怎么辦?阿喵怎么帶到美國去?”主人指著我。

我抬起頭來一看,心里沒來由地一緊。

“把阿喵一起帶過去會很麻煩,我已經向我在移民局的朋友打聽過了?!彼惱煞蛩?,“寶貝兒,你不用擔心,我的一個同事家里正打算養點兒什么,我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。我的那個同事是一個很好的人,虧待不了阿喵的。而且阿喵這么乖,他們會相處的很好?!?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和阿喵的感情深,但是你現在懷孕了,身邊還是不要養貓的好,萬一出現一點岔子,你叫我該怎么辦?”

幾天后,我被送到了另一個家庭里。我不停地鬧,不吃不喝、到處亂撓。最后我跑了,跑回家去找我的主人,結果主人一家已經搬走了,里面住的是另一對夫妻。

我無依無靠,從此流浪,然后遇到送奶小妹,最后到現在。

這便是我的過往,說起來其實也很簡單:無憂無慮在天堂里,然后猝不及防地落入地獄,緊接著我遇到了一個天使說要把我帶回天堂,而我卻遠遠跑開,只怕再一次從天堂狠狠落下。

神思悠悠,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落山了,西邊的天空一片赤紅,云端燃起了火海。我三步兩步從樹上下來,準備去找個稍微舒服一點的地方過夜。

這時突然有人叫我:“哎喲!奶瓶子!”

我驚愕地回頭一看。

【下】

我驚愕地回頭一看。

天啊呦!竟然是田峰同志。

還沒等我決定是該逃走還是陪他敘敘舊,他卻似乎吃準了我一定會抱頭貓竄。

他三步并兩步,一個虎跳就把我抓住……差點沒掐死我。

他把我帶到了他的宿舍,又順便在便利店買了一盒牛奶,倒在碗里喂我。這段時間,大家都去實習了,空曠的房間里只有我們兩個。

我沒想要逃跑,因為我知道他有話想和我說,是關于送奶小妹的。

我一直想知道他們兩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,今天是個好機會,不過等來的卻是久久的沉默。

他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箱啤酒,已經消滅了大半箱,他順手取出一罐來,狠狠灌了一大口,然后又是一陣新的沉默。

天慢慢黑了,樓下的路燈依次亮起,我的一碗牛奶只喝了一半,而他腳下的空酒罐子竟然已經數不清。

他的面色越來越紅,眼神越發迷離,神情卻顯得憔悴。

我在一邊搖著尾巴,時不時喵喵叫,想催他: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??傷歡?,只瞇著眼睛看向窗外,依舊一口一口地喝酒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他開口了。

“你知道嗎?我真的很愛她……很愛她……”他看了看我,慘然一笑,“你不過是只貓,又怎么會懂?!?

“喵……”貓也有貓格,怎能遭人如此侮辱,你要是嫌我不懂,你找小爺我干個球!

“我知道她也很愛我,我知道,我都知道……但是我對不起她,早知道會這樣,我當初就不該纏著她?!彼鐾釩壓拮永鍤S嗟木坪韌?,又把手伸進箱子里拿出來一罐。

喝那么多酒會喝壞身體的,但是這個時候不該有人阻止他,或許喝酒會讓他感覺好受些。

“我收到了慕尼黑大學的offer,我可以去德國,可她不行……”田峰同志有些哽咽。

“這是我從小的夢想??!這可是我的未來!我也好想任性瘋狂一回,我也想一直陪著她……”

“我以前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有魄力的人,結果到最后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么自私自利,為了自己的利益傷害她?!?

“那天晚上,就是她找到工作的那天,我跟她說這件事的時候,你知道她是什么反應嗎?她很驚喜,我能看出來那是她是真心為我高興,因為她是愛我的呀!可是之后在把她送回家的路上,你知道我在她的臉上看見了什么嗎?我看到她像是一個隱藏秘密的孩子一樣,把最大的不安藏在心里最深的地方,一邊克服心中痛苦,一邊強顏歡笑地為我祝賀?!?

我能聽出來,他說話時盡力不讓自己哭出來,實在忍不住了就灌自己一大口啤酒。

我也有些沉重,畢竟我曾見過他們最幸福的時光,如今卻……

他從錢包里抽出一張照片來,是他們第一次在一起過情人節的時候的合影。

那時候的他們去參加一場“情人節海濱Party ”,照片上,他們兩人正圍著一小堆篝火烤魚,遠處是墨黑的大海,頭頂上是璀璨浩瀚的夜空,火光溫馨,照在兩張幸福的臉上——田峰同志朝著送奶小妹傻樂,送奶小妹對著鏡頭扮鬼臉。

“當時主辦方弄了個抱女友大賽,冠軍獎品是歐洲雙人游,亞軍和季軍的獎品都是一對‘一生一世的鈴鐺手鏈’,她當時特別想去環游世界,我就拼了老命地抱著她,可最后我們只是季軍,沒拿到冠軍。當時我的胳膊酸得抬不起來,但還是幫她把手鏈戴上。我一邊戴,一邊說:寶貝兒你放心,我以后陪你去把歐洲玩個遍,不,我們要把全世界玩個遍,無論是歐洲還是美洲,就算你想去南極我都會帶你去?!?

“她說她最喜歡普羅旺斯,我就說咱們一定去普羅旺斯,不僅去,還要在那買棟小房子,咱們在那養老?!?

他摩挲著那張照片,嘴唇顫了顫:“那時候的我們多好!” 他又喝了一大口啤酒,這罐也要見底了。

“我記得我跟她表白的時候,那天周圍有好多人。其實我這個人特別怯場,人一多就害怕,所以我只能把我全部的勇氣拿出來去賭?!?

“我說過我們要在一起一輩子的,提出的是我,最后退出的人……也是我,我配不上她……”

他突然蹲了下來,把我拎起來,紅著眼睛,一身酒氣地對我說:“奶瓶子,我拜托你,她很喜歡你所以在我離開之后,你一定要好好陪著她、照顧她,要讓她開心,要讓她知道無論什么時候都有人在守護她,之前是我,日后還要拜托你,要是有機會的話,我會實現我們的諾言……”

“她其實是個非常脆弱的孩子,發生了什么事都要自己扛,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臉上卻依然掛著笑,因為她怕別人為她擔心……這些事情,不熟悉她的人是看不出來的,但你是一只非常有靈性的貓,所以我相信你能幫我照顧好她?!?

“答應我,不要讓她一個人扛下所有東西,不要讓她受太多苦?!?

我沉默了,不再喵喵亂叫,而是慢慢走到他面前,像人一樣伸出爪子在他的肩上拍了拍。我只想讓這個整日借酒消愁的絕望男人放心:兄弟,我都明白了。

你放心,這活兒小爺我攬了!

他驚愕地看了看我,積攢很久的淚水突然默默爆發了。他埋著頭,眼淚無聲流下,就像一場大雨,沒有驚雷,只是無聲地宣泄所有的苦澀。

當天晚上,田峰同志把我裝進貓籠子里放在送奶小妹的家門口,順便又給我開了一盒牛奶。

最終,他看了看我,然后轉頭默默離開。

走廊里一片漆黑,一旁的鄰居家里傳來一陣陣小孩哭鬧聲。

即將再一次見到送奶小妹,心里不免有些莫名忐忑,我不停地猜想她見到我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反應,是興奮地大叫,抑或是欣慰地流淚,再或者嗔怪我怎么敢和她玩離家出走……

我覺得現在的她和當時的我一樣——茫然、孤獨,一覺醒來突然發現自己被全世界所拋棄。

這個時候,她最需要的就是陪伴,雖然我不是人類,但是……

當太陽緩緩升起,把天空的黑暗漸漸驅走,晨光從走廊的窗戶照進來,溫和地在我的毛發上鍍上一層金芒。

門被推開,送奶小妹準備去上班。她穿著一身利落考究的黑色西服,一副干練的樣子。

她看到了我,臉上一驚,慌忙把我從籠子里抱了出來,一雙眼睛迅速地把整個走廊掃了個遍。

“田峰!是你嗎?田峰!你出來??!”她大聲喊著,空蕩蕩的走廊里回響著她的聲音。

她的神情一暗,低頭看向我,用手輕輕摸我的頭,“小奶瓶兒,這么多天你去哪了?下次不要再到處亂跑了,乖!”

她顯得很平靜,聲音像一片靜謐的湖水,你聽不出來她是喜是悲。她的眼睛里流出兩道淚,我知道這不是為我流的,可我不在乎。

幾天后,市飛機場。

一架飛機正在跑道上停著,準備把田峰同志從送奶小妹身邊帶走。

他們兩個人都很平靜,你一句我一句地囑托著,好像之前排練過無數遍。

“該帶的東西都帶了吧?護照什么的千萬不要弄丟了,這些東西丟了可挺麻煩的。到了那邊之后一定要告訴我一聲,省得我擔心……”

“我真的舍不得你,我想留下來陪你,真的?!碧鋟逋蝗蛔プ∷湍絳∶玫氖?,看著她的眼睛。

“不行,這是你的機遇,怎么能說不去就不去?如果你是因為我要留下來,那我寧愿……我不能毀了你的未來?!彼湍絳∶玫拖巒?,不敢再抬頭。

周圍人流如織,飛機已經到了登機時間。

田峰突然狠狠抱住她,閉上眼睛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口:“你等我,等我回來,一定要等我?!?

送奶小妹低著頭抱住田峰的腰:“你放心,我等你?!?

最后,送奶小妹將他從自己身邊推走,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見,她依然不敢抬頭。

田峰也沒敢回頭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跪在地上的送奶小妹緩緩抬起頭,手里還攥著那串鈴鐺手鏈,放聲大哭。

世界仿佛變成了冷漠的灰色,無數路人從她身邊走過,他們仿佛對這一幕習以為常。

一個飛機場每一天會有多少像這樣的可憐人,他們的故事又是怎樣的?那些我不太清楚,但是看著送奶小妹顫抖的肩,我想起了我當時剛剛被拋棄時的孤單。


(三)

可能是為了擺脫苦悶,送奶小妹把自己絕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工作當中。

女人拼起命來,男人看了都會害怕。

她的一日三餐漸漸習慣了在公司樓下的路邊攤解決,加班到深夜已經成為常態。

她狠下心將精心保養的長發剪成了干練的短發,并蹬上了恨天高。旁人眼里的她總是抱著一摞文件夾、來去匆匆如龍卷風。

在家里的我,發覺電腦桌上的文件也越來越高,她有時會忘記給花澆水,忘記給我熱牛奶,窗臺上三盆花,現在只剩一盆仙人球還在茍延殘喘……

幸虧小爺我是活的,餓了還能趴在她面前撒潑打滾,要不然恐怕也早就被餓死了。

剛開始的一段時間,送奶小妹和田峰同志之間還經常聯系,隔三差五煲電話粥,一煲就是好久,情節浪漫溫馨,分分鐘秒殺單身貓的節奏。

可是隨著時間流逝,他們的聯系越來越少。

直到一年后的某一天,我突然意識到,他們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系過了,那串鈴鐺手鏈也不知不覺地被她從手腕上摘了下來,放進了梳妝臺的抽屜里。

我回想他們上一次開視頻聊天時候的場景,手機這頭是一個說話干練、妝容精致的職場達人;而手機那頭是一個蓬頭垢面,身穿研究服的工科男,完全沒了以前的陽光帥氣。

這時我才發現,他們都已經變了,都變成了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樣子。

送奶小妹不再是以前那個因為一點小事就手忙腳亂的小姑娘,田峰同志也不是當初那個傷心時就找一只貓陪著喝啤酒的小伙子了。

我大概理解這種感覺,某一天當你打開手機時,發現屏幕里的那個人變成了一副完全陌生的樣子,用著陌生的語氣說著陌生的話,于是你默默將眼前的這個人與心里的影子對比,卻發現兩者完全不同。

時間不會饒恕任何人,它一直在無聲無息中改變著我們,用一種奇妙的方式把我們領向一片未知的天地。我們不曾察覺,等我們察覺到一切,一切便已經晚了,自己變了,身邊的人也變了。

不過,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樓下新搬來的那戶人家養了一只靚麗的小母貓,那小母貓的性格和身材都很合小爺我的胃口,有時候我們會在樓梯間里偶然遇見,然后我熱情地上前去打招呼,每次那只小母貓都有些害羞,一副躲躲閃閃的樣子,不過我知道她其實早已經被小爺我那無敵的雄性魅力所征服,可畢竟是姑娘家,總要矜持一下,我理解,我理解,哈哈。

送奶小妹的生活也有了節奏,只不過和我相比,她的節奏有些快。只要早上鬧鐘一響,她就開始趕時間,洗漱時在趕時間,吃早飯時在趕時間,穿個衣服畫個妝都在趕時間。

去年年底她買了一輛車,白色的,車里面有些擠,而且還是別人用過的二手車。不過這種車比較便宜,比較適合送奶小妹這種普通上班族,畢竟買車也只不過是為了在路上趕時間。

她晚上回家很晚,每次回來都精疲力盡,她給我弄些牛奶,再給她自己弄些零食,然后我們一起趴在床上看劇,從古裝宮斗到都市言情,外加婆媳關系,涉獵之廣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完的。

這時候她的節奏才會慢下來,恢復成原來那個小女孩模樣。

某天晚上,她卻一直都沒有回家。

直到第二天我才從鄰居口中得知她出了車禍,重度腦震蕩,在醫院昏迷不醒,醫生說她能不能醒過來還要靠運氣。

我當時并不知道腦震蕩是什么,我還堅信她會回來,回家給花澆水,給我熱牛奶,然后我們一起去樓下遛彎。

可是,沒過幾天就突然有一群人闖進家里,開始收拾送奶小妹的東西,指揮他們的是劊子手妙妙,她看到我一愣,蹲下身子看著我,張開手臂,“奶瓶兒,過來?!?

之前她一見到我就欺負我,所以我一直躲著她。

但那時我卻乖乖跑到她懷里,她也沒有欺負我,只是緊緊抱住我,把臉埋在我身上,我知道她哭了,越哭抱得越緊,勒得我喘不過氣來。

她把我帶到她自己家里,而送奶小妹則被她的父母接回了老家靜養。

她家里人覺得把她送回從小長大的地方可能會對身體恢復有幫助,可是我想她,想得心發慌,每每我想起當年田峰同志對我的囑托,就恨不得張雙翅膀飛到送奶小妹身邊陪她。

我的性子一天天焦躁起來,惹得劊子手妙妙整天寢食難安。最后她終于忍無可忍了,于是給送奶小妹的父母打電話,想要把我送過去。

她父母大概是覺得我是她的貓,可能對她的恢復有幫助,于是應允了。

幾天后,我出現在送奶小妹的房間里,屋子里干干凈凈,飄著花香味。

鐵架床上躺著我最熟悉的人,就在那里安安靜靜地躺著。

我感覺自己好像是飄進了一場美好的夢里,夢里她可以一直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追劇,還吃著零食,而且會有一只和我一樣的貓陪著她。

“她以前太拼命了,現在也該歇一歇了?!幣槐叩墓糇郵置蠲羈醋潘湍絳∶?,伸手抹了抹不受控制的眼淚。

送奶小妹的媽媽沒有說話,只是把頭轉到一邊,手肘拄著墻硬生生把眼淚憋了回去,轉身去廚房做中午飯了。

我跳到送奶小妹的床上,仔細看著她熟睡的樣子。

“睡吧!睡吧!無論你睡多久我都會陪著你,你醒來第一眼就能看到我?!蔽醫舭ぷ潘哪源?,蜷起身子守著她。

我就這樣陪著她,有時我會想以前送奶小妹和田峰同志還在一起的日子;有時也會憂心重重地惦記著以前樓下的那只小母貓會不會另尋新歡,棄小爺我而去了。

一只貓的腦回路其實很簡單,不到處亂跑的時候就胡思亂想,想累了就睡覺養腦子,醒了之后接著胡思亂想。

時間就這么過去,摸不到痕跡,抓不到尾巴。

我們從未待在一起這么久過,以前她四處奔走忙碌,我整天待在屋里看家。現在我們的世界只有這張小床,床上只有我們兩個,就像是養在一個魚缸里的兩條魚,時間流動也好,靜止也好,都沒關系。

日子過得渾渾噩噩,每天都在重復著昨天。

有一天我在睡覺,夢里我回到了田峰同志跟我言愁的那個晚上,我夢見了滿地的啤酒罐子,他正在說篝火晚會上手鏈的事情時,我突然醒了,受驚了似的跳到地上,奪門而出。

那串鈴鐺手鏈自從送奶小妹失戀之后就一直被放在梳妝臺的抽屜里,后來她出事了,那東西被劊子手妙妙收了起來。

對,就是那里。

我跑出院子,一頭霧水地扎進人潮洶涌的大街上,我懵了,我不知道路在哪里,那座城市距離這里很遠,兩個地方的泥土都是不一樣的味道,明明看到了希望,我卻有心無力,我只不過是一只貓。

我焦急地在原地轉圈子,我該怎么辦……是孤注一擲,還是放棄。

這時,不遠處的一個身影闖入我的視野中。

那人靠著路燈桿子站著,身邊放著一個行李箱,背后背著好大的一個背包,那高大的身影套著一件黑色的沖鋒衣,他的臉深深藏在連衣帽里。

我之所以能注意到他,因為我在他身上聞到了和我一樣的味道——焦急、彷徨。

他也面臨著選擇。

我做夢都沒想到,他竟然會回來。

我原以為他不會再出現在送奶小妹的世界里,我原以為他們會忘記彼此成為陌路人。

可現實……

送奶小妹啊,就算這么多年你已經忘記了心疼自己,卻依然有一個出乎你意料的人在掛念你啊……你從不孤單啊。

他也轉身看到了我,就像當年看到我時一樣的驚訝。他朝我走了過來,蹲下身子輕輕摸摸我的頭。

“奶瓶兒,原來你還真沒有離開她啊?!彼嶸?。

我沒敢抬頭,他囑托我照顧好她,可是她如今……卻變成了如今這副樣子。

“這么多年了,她還是沒變,跟以前一樣不讓人放心?!彼嘈?,“不久前我才從妙妙那里知道她出了事情,不放心就從德國趕了回來,可到了門口卻又不知道該不該進去。畢竟我們已經分開了,我不知道進去之后該怎么面對叔叔阿姨……還有她?!?

“這么多年來我也在想為什么我們會分開,最后我也想明白了,就像一塊石頭裂成兩塊,剛開始的裂口還是吻合的,但是風一吹雨一打,就再也無法彌合了?!碧鋟逋境墑熗撕枚?,不再像以前那樣把所有情感都擺在臉上,“我們既然已經分開了,就不應該再勉強了,畢竟我們都已經有了各自的生活,陳年舊事還是沉在心里才更好一些?!?

“所以,既然你出來了,那我還是不進去了?!彼右路誆嗟目詿錟貿鲆桓魴∧競兇?,“這個給你,幫我把它放在她身邊,希望能讓她早點醒過來?!碧鋟逋敬蚩兇?,里面是我心里念叨的鈴鐺手鏈。

我感動地看著他,他卻只是摸了摸我的頭,然后提著箱子轉身走了。

值得慶幸的是,命運就算把你折磨得筋疲力盡,但終究還是會給你留一條生路,或許上天真的有好生之德,或許是這條手鏈真的有祈福的能力,幾天后送奶小妹真的醒了過來。

她一個人坐了起來,一手抱著我一手攥著手鏈,呆坐著。

送奶小妹的父母請醫生到家里,醫生看了看說應該很快就可以恢復。

全家人都開心壞了,第二天劊子手妙妙也跑了過來。

我也好開心,陪著她的時候就一直盯著她看,她不施粉黛的臉和我最初見到她的時候沒什么變化,還是那副干凈素麗的樣子。不過,房間里好安靜,只有那串手鏈上的鈴鐺時不時傳出的“鈴鈴”聲。

某天,她突然說話了,“以前在書里看過這么一句話,所謂活著并不是單純呼吸,心臟跳動,也不是腦電波,而是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痕跡?!?

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鏈說:“我以前不懂,覺得活著就是努力工作,讓自己過得好,讓周圍的朋友們為我而自豪??傻蔽宜攔淮沃蟛琶靼墜?,原來以前口口聲聲說為了自己,終究是因忙碌而把自己拋在了腦后,錢也好,權也罷,你不在的時候終究還是有人會替你保管他們。齒輪對于機械來說是有意義的,但是對齒輪自身是沒意義的,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好多齒輪,而你卻只有你自己?!?

“以前他曾經答應過我帶我去環游世界,可是現在沒有他就不行了嗎?我既然能夠再活一次,那就要好好活這一次,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世界。我不需要再用努力賺來的榮光來遮掩卑微的自己,我要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無可替代的痕跡來證明我來過?!彼醋盼?,“奶瓶兒,陪我一起,咱們去環游世界?!?

兩個月之后,送奶小妹把前幾年攢的錢都取了出來,背著好大的一個旅行包,帶著我去環游世界,雖然因為我送奶小妹去不了一些地方,但她卻從未丟下過我。

從此,我大概是世界上見識最廣的幾只貓之一了。

我就說嘛,小爺我會活得比當年那幾只流浪貓都要牛逼,你們還不信,嘻嘻。

從此,送奶小妹似乎變了一個人,她的生活變得熱鬧了起來,笑容也更多了,沿途積累的生活閱歷讓她變得成熟許多,昔日的小向日葵儼然成了一個會發光的小太陽。

有時候我會變成一個交友利器,誰看到我都會摸上兩把。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巴塞羅那桂爾公園里的一個老爺爺,臉上的毛發比我都要茂盛,嘴里嘰里呱啦說的什么我啥也沒聽明白。

旅途并非人們想象得那么浪漫美好,相反,倒是有很多麻煩。

有的時候語言不通,到后來身上帶的錢都花完了,公園的長椅我們也睡過幾晚,然后送奶小妹就去快餐店打些零工賺晚上的飯錢,人生地不熟的難免會受到排擠,但同時她也交到了不少朋友。

送奶小妹的廚藝也長進了不少,因為老外們知道她是中國人之后都覺得她廚藝不錯,但結果卻是差強人意,雖說說中國人不一定都會做菜,但不善廚藝終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。所以這大大激發了送奶小妹的好勝心。

我們就這么走一步看一步地環游世界,兜兜轉轉后來到了普羅旺斯。

普羅旺斯是送奶小妹向往已久的地方,她在上一站巴黎打工賺了不少經費就是為了能在這里好好玩上幾天。

在車上,送奶小妹就不停地翻看各種各樣關于普羅旺斯的攻略,比如哪里的餐廳最有特色,哪里的薰衣草田最浪漫,哪家民宿的主人最熱情好客,以及哪條旅游線路最劃算……

我們抵達普羅旺斯我們臨時找了一家餐館歇腳。

送奶小妹推開餐館的門,我跟在她身后腳步輕盈地閃了進來。

我們都沒想到的是,吧臺后面站著的竟然是一個亞洲男人。

“Excuse me. Are you Chinese?”送奶小妹問,那男的也愣了一下。

“哎喲,遇見老鄉了。哈哈哈!”那男的顯然很開心,熱情地從吧臺走出來給了送奶小妹一個大大的擁抱,“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??!”

我斜著腦袋看著這個打了雞血似的二貨,這二貨個頭挺高,身板還挺壯,背心配熱褲,還剃了個寸頭……

“哎呀,妹子,你還帶只小奶貓??!哈哈!”那男的發現了我,指著我傻里傻氣地問。

“小……奶……貓……我日!”士可殺不可辱,小爺我要跟你同歸于盡。

“它叫奶瓶兒,我養的貓?!彼湍絳∶盟燈鴰襖匆燦行┣由?,因為我們走了這么多地方,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熱情的同胞,還有些不適應。

“奶瓶兒?這名字真是……噗噗噗……” 我看他那張憋著笑的臉,越想越氣不過,上去就是一爪子,可是沒想到這傻缺還挺靈活,竟躲過了我貓爺的爪子。

雖然我沒撓到他,但卻把送奶小妹嚇到了,她一把就把我抱在懷里:“對不起,對不起啊,小奶瓶平時挺乖的,它能聽懂你說話,你剛才惹它生氣了?!?

我趴在送奶小妹的懷里,扭過頭去,懶得理他。

“哎喲喲,這貓神了,行,哥哥我不逗你了,嘿嘿?!?

“大哥,那您知道附近有什么便宜合適的旅館嗎?”送奶小妹問。

“你還沒有定好住哪嗎?”這貨仔細想了想說:“這樣吧,我和幾個在這里生活的哥們住了個房子正在創業,都是中國人,位置離這不遠。不嫌棄的話就到我那里吧,里面正好有兩個也是女生,你們也可以做伴兒。你看,行不?”

“太好了,謝謝大哥了,不過帶一只貓應該沒關系吧?”

“沒事,沒事,我們幾個都挺喜歡動物的,放心吧?!?

他們兩個在吧臺上坐著聊了好幾個小時,從家鄉到創業,從創業到旅游。那傻缺說了不少近幾年留學創業的事情,送奶小妹也說了一些關于她出車禍后決定環游世界的故事,兩人聊的那叫一個熱火朝天。

“哎喲,妹子你這手鏈在哪弄的???”傻缺突然問。

“啊,這個呀!”送奶小妹摘下手鏈,頓了頓說,“以前一個朋友送的?!?

我盯著他們,心跳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加速,我有一種預感……

“我們工作室里的一哥們之前也有這樣的手鏈,不過后來就不戴了?!鄙等泵恍拿環蔚剡腫煨σ恍?,“真是巧了?!?

送奶小妹心中莫名一緊,“那個人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他??!他叫田峰,老田這人也真是怪了,分明是從德國名牌大學畢業,怎么就跑到這個地方來了?想不通,想不通?!?

時間仿佛靜止在這一刻,手鏈掉在地上,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,像一顆一直被埋在心里最深處的那個鈴鐺又響了起來。

沙灘上的那個夜晚,他把鈴鐺手鏈戴到她的手上,認真地看著她那雙倒映著星空與篝火的眼睛,篤定地說:“我們去普羅旺斯,不僅去,還要在那里買棟小房子,咱們在那養老?!?

我興奮地從送奶小妹懷里跳到了柜臺上,嚇了傻缺一跳。我就知道我兄弟不會言而無信的,當了這么久的護花使者,我總算是不辱使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