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亂捏方便面

上海时时彩开奖結果:不要亂捏方便面

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www.rndsov.com.cn 發布日期:2018-01-09 瀏覽次數:924

不要亂捏方便面

今天是周一,又是工作的日子,今天也要充滿干勁呢。

我精神飽滿的站在鏡子前整理著裝,二十出頭,白凈的面龐,精瘦的軀干,利落的平頭,恩,不錯。

再把白襯衫扎進褲腰里,皮帶系的不松不緊,耐心地打好發膠,再架上一副平光眼鏡,最后再給自己一個微笑,完美。

對了,忘了說了,我叫徐忘川,是千千萬萬隨人潮進城務工中的一員,俗稱打工仔。我沒念過什么書,想要在燈紅酒綠的城市“存活”下來,就更要在其他方面下功夫。此刻我正在一家24小時便利店做營業員,月薪2000出頭,可是沒關系,書上說人都是這么一步步過來的,我相信我能夠成功的,我走出不足40平米的出租房,輕輕帶上了門。

7:30P.M 超市

“小徐啊,又來這么早??!”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壯實大姐正向我打招呼。她寬額大嘴,面容和善,讓人不禁心生好感。

這是寧姐,寧姐是上海本地人,寡婦,四十出頭,一個人獨自拉扯兩個孩子長大,和其他偷奸?;摹襖嫌吞酢?,或是媚上欺下的同事相比,我從沒有聽過她在背后說過哪怕一句閑話,我一直很敬重她。

“是啊,寧姐,這俗話說的好,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您先歇著,這里就交給我,您早點回家看孩子吧,老是不著家的,也不是回事?!?

我含笑從寧姐手里接過工作服,順手就嫻熟地換上。

“哎呀,小徐儂真是客氣了,那阿拉就先走了,兩個孩子也不省心,改天來大媽家吃個便飯,這次你可不能推辭,就這么說定了?!?

“誒誒誒,一定一定,您路上小心,聽說最近有個殺人犯在逃,您注意安全?!?

我連連鞠躬,擺出晚輩的姿態,目送寧姐出了門。

寧姐是個好人。

9:00P.M 超市

呼,總算告一段落,我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。

在超市值過夜的人都知道,9點以后是超市客流量的分水嶺,往后就沒有太多客人來了,一般都是些情侶偷偷摸摸過來買避孕套,或者是餓了的吃貨過來買些速食,這些人啊,就是不懂得珍惜生活…

今晚又讓我逮到幾個捏方便面和偷擰汽水瓶蓋的小赤佬,回頭又得我自己出錢貼上,你說這些人渣為什么要這么做呢?只是為了單純享受這種肆意的感覺嗎?難道他們不知道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損失之上是一種無論從道德上,或是法律上都視為禁忌的事嗎?義務教育都普及了這么多年了,還城里人呢,我呸,一群就該死去的垃圾。

在經歷了恐嚇以及威脅報警之后,我從他們身份證上抄下了這群“小偷”的住址作為把柄,并敲詐了他們幾百現金。

9:30P.M 超市

打發走了剩下的客人之后,我有點百無聊賴,索性放松下看會報紙吧?我拿出今早到的上海日報,頭條上赫然是關于時下最火殺人犯“渡鴉”的最新報道:

渡鴉,性別男,過去三個月里殺害7名受害者,手段極為殘忍,目前警方并未掌握該名嫌疑犯的殺人動機,以及受害人聯系,疑似無序殺人的反社會主義者。據匿名者稱,渡鴉是名身材中等的男子,年齡不詳,戴一頂黑色棒球帽,口音帶有外地口音,目前推斷為外來流竄作案人員,若有知情者請馬上聯系當地警方,提供有效線索獎勵三萬元人民幣現金。

再次提醒,該名嫌疑犯極度危險,冷血無情,請廣大市民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,上海警方正在盡全力將嫌疑犯抓捕歸案。

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青澀的下巴,感覺有些心慌。

11:30P.M 超市

砰!一疊文件隨手被人丟在柜臺上。

“那個小徐啊,今晚的賬目我對了下,你看看,沒問題就簽個字吧?!?

“好的,昭姐……”

我抬起頭,引入眼簾的是略施粉黛的王昭。

王昭是店里兩個月前“空降”的出納,聽說出身名牌大學,喜愛化妝和時尚,暗地里和經理等高層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系,在店里高傲的很,對平級的同事向來不屑一顧,頤指氣使。

我強忍著反感和沖動,在文件上簽了字。

昭姐拿起來再三核對,輕撇了我一眼,準備轉身返回工作室。

就在這時,超市前門“吱”的一聲推開來,一個頂著黑色鴨舌帽,戴著口罩的男子走進店里,四下打量了一番,發現除了我們兩個店員之外沒有他人,他反身一把將卷簾門拉下。

卡啦啦啦。

甚是刺耳,此時又聽上去讓人感到一分心悸。

白慘慘的日光燈投射下來,非但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溫度,反而如若身處冰冷的屠宰室。

男子目露兇光,從后腰抽出一把亮閃閃的尖刀指著我和昭姐,沉聲說道:“搶劫,要錢不要命,要命不要錢?!?

我和昭姐相視一眼,舉起手來。

——壞了,渡鴉!

12:00P.M 超市

半小時前,渡鴉闖進了我們這家24小時便利店,劫持了我和店內的出納,真是妙啊,選擇深夜在小型便利店這種地方下手,個體的受限可以用武力進行挾持,其次,偏僻的地理位置不會有太多行人和突發狀況,可以留下最少的犯罪證據和充沛的作案時間,又不讓警方找到他的作案動機,想來前幾次的受害者都是這種深夜出行的路人,只是不知道為何,這一次渡鴉居然選擇搶劫店面,不知道是單純的圖財亦或是害命,可我除了聽天由命別無他法。

懾于歹徒的兇焰威名,以及他手中寒光閃耀的尖刀,同為打工者的我和昭姐并沒有一絲?;さ昴誆撇畢咨南敕?,明智的選擇沒有反抗。畢竟激怒了渡鴉,說不定謀財就要變成命案。眼下我和昭姐被渡鴉用繩子綁在了貨架上,繩子都是現有的,很好找。

渡鴉撬開了收銀臺,席卷了所有的現金,并且還拿走了存款箱內店內半月的營業額,昭姐緊張的眉頭發顫,不知道是擔心自己的前途還是未知的命運。

渡鴉用找來的背包將現金裝好,便準備離開,我們和昭姐不約而同的舒了一口氣,想到這應該就是故事的結局了,看來運氣還不算太壞。

眼看他就要拉開卷簾門離開之際,他扭頭撇了我和昭姐一眼,沉吟片刻,竟然將包隨手撂在一邊,停下腳步不走了。

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。

“嘿嘿嘿,這小妞長的不錯嘛,讓老子今天也爽爽?!?

我不得不承認,雖然我個人對王昭十分反感甚至帶有偏見,但這個女人還是姿色不錯的,是通常意義上的漂亮女人,特別是眼下被綁在貨架上:凌亂的發絲,狼狽的神色,緊束的襯衫顯得格外誘人,更能激發男性的獸欲。

王昭似乎預料到了將要發生的事,臉色一白,她開始大聲斥責意圖讓渡鴉放棄劫色的舉動,可隨著歹徒的一步步逼近,她意識到自己的言語對這種反社會的犯罪分子毫無作用,最后竟然向我這個素來不對眼的人開始求救起來。

我望了她一眼,再轉過頭來,對歹徒說:“這里有監控,你別亂來?!?

渡鴉抬頭看了看攝像頭,再低頭戲謔的看了我一眼:“怎么,還想英雄救美???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不是那塊料,慫包?!?

他拾來長桿拖把,將攝像頭一把蓋住。

“嘿嘿,還得多謝你小子的提醒,待會我弄完讓你爽爽,嘿嘿?!?

王昭渾身顫抖起來,她似乎是意識到自己今晚逃不過這一劫了,她害怕到了極致,說到底她也只是個沒經過“大風大浪”的普通人,犯罪、殺人、搶劫這類事情在今天之前對她而言僅僅只存在于社交網絡,新聞報道之中,像所有的守法公民一樣,不到事情真正發現在自己身上時,是不會明白飛來橫禍四個大字的意義。

渡鴉來到她面前,兩個大耳光子扇的王昭天旋地轉,再一刀將繩子割開,一把揪住她的頭發就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,昭姐被他拖行在地上,毫無反抗之力,她不住地掙扎、哀嚎、求饒。

可是這些統統沒用。

緊接著沒關門的衛生間傳來布料的撕裂聲,再接下來就是女人的痛苦的尖叫,和男人興奮的喘息。

我低垂著頭,表現的無動于衷。

白慘慘的日光燈在我的臉部投射出一大塊陰影。

終于,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揚,那是一抹微笑。

我站起身來,隨手丟掉藏在衣袖里的刀片,再甩了甩由于缺血而酸軟的雙手。

我抬頭看了看遮住的攝像頭,很好,監控已經被擋住了,嘿嘿,想不到今晚居然遇上了個同行,哈哈,正愁說要去哪里找一個替死鬼呢,這就送上門來了,倒也省了我的功夫。

我解開襯衫的兩??圩?,再把袖子提至肘間,我哼著不知名的小調,從貨架上抄起一把廚刀來,緩緩向衛生間走去。

我的第八位,還有第九位客人在等著我呢,可不能讓他們等太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