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时时彩开彩结果:沖天飛蛾

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www.rndsov.com.cn 發布日期:2018-01-09 瀏覽次數:1381

(一)蛾靈

月光如銀的夜晚,五個男人躲在山腳下的亂石叢中,睜大了眼睛望著山腰上的地方。

他們不點火把,只在眼皮上抹了牛臨死前的眼淚,為的是可以看見一些平時看不見的東西。

王三全小聲的問道:“張先生,會等到嗎?”

“噓,老三。別說話?!蹦潛凰譜髡畔壬娜嘶姑換卮?,躲在他旁邊的大哥王大路就已經出言制止了他。

這時他的二哥王二福示意的向前方指了一指,王三全立刻張大了嘴巴,一只巨大的發著光的透明飛蛾從遠處朝這邊山頭飛了過來。

那只飛蛾明亮的形體若存若亡,是這座山的精氣所化,被稱為蛾靈。只見蛾靈有小半座山大,自遠方緩緩的撲翅而來,落在山腰上,最后豎立身體展開翅膀,緩緩的與山體融合,消失在大家眼前。

眾人望向張先生,見他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陰沉,許久不語,三人的父親老王終于忍不住了,尊敬的問道:“張先生,怎么了?”

張先生望向老王,嘆了口氣道:“唉。這只蛾靈有孕了?!?

“有孕?”眾人一聽,大奇道,山的精氣還會懷孕?

王三全問道:“有孕了又怎么樣?”

張先生說道:“這本來就是逆天而為。要是再傷害到蛾胎,那就是造大孽了??峙掠諼矣興鷓?!”

“這,這可怎么辦?”王二福著急道。

王三全說道:“那我們家牽祖墳,聚陰功的事,不就泡湯了嗎?”大家顯然失落極了,張先生卻只能不住的搖頭。


(二)寶地

王家人在村子里,祖祖輩輩都是農民,已經窮苦好幾代了。

那天,王家的三個兒子在山腳下種地,老王給他們帶了飯來。

一家四口坐在樹下吃飯休息的時候,正好看見一位風水先生拿著羅盤從山腰上走了下來。

見那風水先生走近,老王閑著沒事,就叫住了他,笑著問道:“先生,你這是在干嘛呢?難道這山腰上有寶貝不成?!?

風水先生看見他們,笑了笑說:“這山腰上呀,還真有寶貝?!?

老王的三個兒子,大的叫做王大路,第二個叫做王二福,最小的是王三全。

王二福吞了口飯,好奇的問道:“是黃金呀,還是白銀?”

“不是,不是。既不是黃金,也不是白銀?!狽縊壬ψ乓×艘⊥?,“這座山上呀,蘊藏著享不盡的福氣。誰家祖墳要是能葬在這里,那可就要飛黃騰達,非富即貴了?!?

“哎呀!那可比黃金白銀寶貝多了?!蓖醮舐肪駁?。

聽到這,王家人更感興趣了,拉著風水先生就閑聊起來。

一打聽才知道,這位風水先生姓張,年輕時學得一門看風水的手藝,靠著這手藝四處給人看風水賺錢,雖然無兒無女一個人,但他看風水的眼光卻是極準,吃喝倒也不用發愁。

老王聽了張先生的話,立刻肅然起敬:“張先生,你就是給咱鄰村牛地主家看過風水的那位張先生吧。據說三年前他家遷祖墳,還是你給看的風水,那時就說要出一個舉人老爺,現在他兒子果然中舉了?!?

張先生見自己還是小有名氣的,不由得摸摸胡須:“都是過去的事了,還提它做什么。這不,剛又去給他家親戚看完風水回來,遠遠的看見這座寶山,忍不住上來瞧一瞧?!彼莧順綈?,免不了有些飄飄然了。

老王問道:“這座山有什么講究嗎?”

“講究著呢,”張先生指著眼前這座山,“這可是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呀!你看它的山勢走向,在我們風水里頭叫做沖天飛蛾,誰要能把祖墳葬在它的肚臍眼兒上,保證子孫后代升官發財,受用不盡?!?

“噗嗤”,王三全忍不住笑了,“飛蛾還有肚臍眼兒呢?”

張先生卻不見怪:“怎么沒有?!彼ψ嘔卮?。

王二福責備他三弟到:“去去去!人家張先生是有學問的人,說的話能有錯嗎!”

王大路對著眼前這座山,左望望,右瞧瞧,看不出半點端倪:“這肚臍眼兒在哪呢?”

說到了這里,張先生卻是不住的搖頭,拒絕告訴他。

卻說老王這一家子人是窮怕了的,他的老伴死得早,如今三個剛長成的兒子,全都只會耕田種地,沒一個有出息。

聽到張先生說有這等好事,老王心里暗自打了個算盤,他挪近張先生:“張先生,你看風水是最準的了?!?

“你看能不能把這沖天飛蛾的肚臍眼兒在哪告訴我們?我家也想把祖墳遷到這來,我愿意把家里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你?!?

老王家所有值錢的東西加起來又能有多少,張先生不住的搖頭,想來是不愿意的。

老王知道自己在錢財上的說服力不夠,眼看是沒戲了,便跟張先生商量到:“只要我們王家富裕了,保證每年都會拿出一部分錢來孝敬先生,絕不讓先生的生活有窘迫的時候?!?

這一句話倒是說動了張先生,雖說自己現在不缺錢,但難免會有銀兩短缺的時候,要是能有一家人常年供養自己,倒是可以多一層保障。

張先生也就點頭答應了,說道:“這座山上的精氣成形,化作了一只蛾靈,它每天深夜就會出去遠游,采納天地精華,直到半夜三更才會回來?!?

“因為蛾靈的走動,它的肚臍眼在沖天飛蛾這個山勢上每天都會有輕微變動。只有定好了遷墳日子,然后在半夜三更的時候,趁著蛾靈回山,確定它肚臍眼所在的精確位置,連夜挖掘,種下五行釘。第二天立刻將祖墳遷到上面,利用五行釘將祖宗神靈與蛾靈釘在一起。那么祖宗的神靈就會乘著蛾靈,一起飛升,四處采納靈氣。如此一來,你們家的陰功就會越聚越多,福澤你們飛黃騰達?!?

王家人一聽,興奮得不得了,王大路對張先生道:“那就請張先生給我們找個好日子吧,晚上確定蛾靈的位置,白天就將祖墳遷移過去?!?

看見他們如此熱情高漲,張先生道:“好,那我就及早給你們安排吧?!?


(三)干爹

現在看見張先生不住的搖頭,王家人卻怎么也不甘心,老王希望張先生能夠不要停手,以商量的語氣道:“張先生,事成之后我們會按承諾履約的。這錢只多不少?!?

張先生嘆道:“唉,不是錢的事?!?

既然不是錢的事,那再說錢也是沒用了,老王只好打感情牌,“撲通”一聲對著張先生就跪了下去,把大家都嚇了一跳。

不管張先生怎么扶他,老王就是不起來,只聽他說:“張先生,咋人家就當官的當官,發財的發財,偏偏我們家受苦受累的,每天起早貪黑的種地干活,一輩子也不見多賺出半斗米來?!?

“你說什么時候,老天爺也讓我們王家富裕那么一回呀!”

此時王家三兄弟見父親給張先生下跪,也立刻領悟了父親的用意,紛紛給張先生跪下。

老王眼里帶著淚花,說得誠懇,張先生是心軟之人,又看見這三個大小伙子,年紀輕輕的就沒前途,也確實有些于心不忍。

“不是我不愿意你們富貴起來,只是如今蛾靈有孕,要是再把墳地修在上面,它就會因為受到累贅而再也飛不起來了。它為了保住自己,就會開始就近拼命的吸納周圍的靈氣?!?

“這座山不同尋常,它連綿不斷,所到之處,還有十幾家的墳地分布。一座山的福氣是有限的,你家得到的福氣多了,別人家得到的福氣就會變少,衰氣也就盛了?!?

“我如果告訴了你們,那就是逆天行道,損害別人家的福報,只怕一雙眼睛是留不得了?!?

“我無兒無女的,瞎了眼還能做什么?”

那王大路點子多,立馬想到了一個主意:“張先生既然沒有兒女,不如就讓我們兄弟三人認你做干爹,由我們來奉養你老人家?!?

這一句話,正戳中了張先生的要害,他自思年紀漸大,現在雖然不愁吃不愁穿,可是終有老去的一天,真要到了那個時候,恐怕想找個給自己挑棺材的人都難。

如今眼看要平添三個養老送終的干兒子,他的口風也就松了下來:“你這話當真嗎?說話可要算數!”

其他兩兄弟見有轉機,看看王大路,又看看自己的父親,見老王沒有阻止的意思,也都立馬應道:“當真!當真!我們說話算數,愿意奉養張先生?!?

那張先生本就心軟,如今又見他們愿意奉養自己,也就點頭答應了。

要不怎么說人家張先生厲害呢,見王家人同意奉養他到天年之后,他一咬牙,拿著羅盤就帶著王家人上山瞧沖天飛蛾的肚臍眼兒了。

他在山腰上左尋右找,終于指著一處凹地道:“挖?!?

大家急忙拿出帶來的鋤頭往下挖掘,挖到深處,忽然看見一道微光透著薄薄的泥土射了出來,王大路大喜道:“干爹,你看?!彼衷誥鴕丫目誚懈傻?。


(四)富貴

張先生過來一看,也高興的道:“果然在這里了,繼續挖?!?

王家兄弟又繼續挖掘,直看到光亮照滿整個洞穴,張先生這才叫停。

只見他拿出五顆分別是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顏色的釘子,按五行方位釘入地下。這種釘子與別的不同,它是兩頭尖銳,可以把兩邊的東西訂在一起的那種銷釘。

這其實就是準備把下面的蛾靈和將要埋在上面的王家祖靈釘在一起,分享蛾靈采納的靈氣。

做完這一切,王家人等到天亮了,就按著張先生的指點,去把祖墳遷到了沖天飛蛾肚臍眼兒上的這個洞穴里。

張先生說:“這個山勢,像一只正要向天上沖鋒的飛蛾,所以叫做沖天飛蛾。你們的祖墳埋葬在飛蛾的肚臍眼兒上,它就會帶著你們家一飛沖天,非富即貴?!?

遷了祖墳,王家三兄弟就正式拜了張先生做干爹,留他在家奉養。

張先生不僅沒收王家的錢,還把自己這些年看風水的積蓄全部拿出來分給他們三兄弟,他說:“祖墳的風水再好,也不能坐等天上掉餡餅,你們需要出去闖一闖?!?

“但是你們三個也不能全都出去,我們兩個老頭子年紀大了,還需要一個年輕人照看。你們留老三在這守家,老大老二拿著錢出去闖一闖,做點小生意,只要勤勤懇懇,很快就會干出一番大事業的?!?

然而還沒等王家兄弟出去闖蕩,就在三天后的一個晚上,王家人和張先生都做了同樣的夢,夢見一只透明的大飛蛾變成了一個婦女,來到他們家,說他們把墳墓埋在自己的身上,讓她感到非常難受,無法遠游去采納靈氣。

她的孩子再過幾十年,就可以成形誕生了,如果不能得到充足的靈氣,她的孩子可能就會死掉。求大家將墳墓牽走,不要傷害她的孩子。

他們仿佛都在同一個夢里一般,又各自都有著獨立的意識,發表著自己的言論。

老王看見蛾靈找上門來,十分害怕,急忙詢問張先生怎么辦。

王家兄弟雖然害怕,卻依然表示不愿意牽墳。

張先生說道:“她現在大部分靈力都被釘在山上了,只有微末的余力跑過來求情,是不會有多余力量傷人的。大家不要怕她?!?

聽到張先生這樣說,大家也都放心了,堅決表示不會退讓。

蛾靈聽后,見求情無果,大怒的指著張先生罵道:“你泄露天機,仗著本事欺我,一定會遭到天譴的?!?

又指著王家人罵道:“你們的報應也不會遠?!?

說完就再也沒力量停留,消散離去了。

雖然大家心中有愧,但是見到蛾靈只不過出現在夢中一次,而且還是只能無可奈何的走了,也就沒有太多的顧忌了。

張先生的風水功夫果然不是吹牛的,王家照著他說的做了之后,老大老二出去做生意總是順風順水,一本萬利,不到三年就小有資產,成了當地少有的幾個能夠叫得出名字的商人了。

王大路不甘寂寞,花大價錢買了個小官來當,本來只是想過過官癮,誰知道機緣巧合,后來越做越大,竟然成了當地的縣令。

自從王大路棄商從政以后,王二福自己一個人打理生意,他精明能干,生意也是越做越大,成了縣里有名的富商。

雖然王三全一直留在老家,奉養老王和張先生,但是王大路和王二福也沒有虧待他,兄弟兩人回來看望老父親和張先生時,也給他送了不少的錢財,再加上他替人找王大路幫忙辦事得到的人情,王三全的生活也是美滋滋的。


(五)境遇

一轉眼就過了六年。在這六年里,王家人的日子那是越過越好,可村里有些人家就沒那么幸運了,老是有倒霉的事情發生。

有人的莊稼連續三年光開花不結果,有人魚塘里的魚全都一夜之間莫名其妙的死光了,有人的雞鴨全都瘋了,見人就又叮又啄。甚至有一家人的媳婦,一連兩胎都是胎死腹中。

張先生的眼睛也真的因為一次怪病全瞎了,眼珠翻白,每當聽到村里的這些壞事傳來,還會時不時流出血淚來,可怕之極。

看著日子越過越好,三兄弟也都娶妻生子,老王高興沒幾年,也就去了。

他生前十分感激張先生,臨死時交代三個兒子,一定要按照當初的諾言照顧好張先生,三個兄弟也都答應了。

按理說,張先生的眼睛雖然瞎了,但是王家三兄弟也都富貴了,有這三人給他養老送終,他可以安心的頤養天年,再也不用發愁了。

可誰想得到呢,老王剛過世一年多,張先生就開始不受待見了。

之前是有老王在,那是他們三兄弟的親生老子,親老子說怎么樣就怎么樣,那是無可厚非的。

可是現在老王已經走了,你說一個非親非故的瞎老頭子住在自己家里,還需要人一天三餐的伺候著,老三的妻子可就首先不干了。

王三全妻子嫌張先生又臟又臭,每每給他送飯時還要看他一雙流著血淚的白眼,那可是真正的受人白眼了。這一切令她感到十分厭惡,因此常常對張先生惡語相向。

王三全妻子想趕張先生走了,經常在丈夫那里吹枕邊風:“看看你那兩個親哥,讓你一個人在家守著這個非親非故的瞎老頭子,他們自己卻出去撈金撈銀?!?

“快別說什么風水寶地了,我看祖墳上的那點福氣,都讓他們做哥哥的兩家收走了,就只留你一個人守著這間破房子,分點殘羹剩飯,祖宗的福氣哪里還輪得到你享受?!?

王三全本來對現在的處境還是比較滿意的,畢竟自己什么也不用做,就又有吃又有喝的??墑竅衷諤拮誘餉匆凰?,漸漸的真感覺自己被虧待了。

他不服氣,便趁著到城里賭牌的時候,去找哥哥們商量。

他不敢直接去找大哥說這事,便先去了老二家。

王二福知道了老三的來意,不高興道:“老三,這可就是你不厚道了。當初老爺子活著的時候,大家可都是說好了的。你在家奉養老人,我和老大出去搞營生。這每年送回去的銀子,你可沒少拿?!?

他心想自己是做生意的,張先生又老又瞎,是受過上天詛咒的,留這么一個糟老頭子在家里,那多晦氣呀。所以無論如何是不愿意接張先生到家里來的。

王三全被二哥一陣數落,臉上微紅,辯解道:“這瞎老頭又不是我一個人答應養的,現在你們富的富,貴的貴,也該由你們養一養了。難不成要我一輩子都守著他嗎?”

王二福道:“你成天無所事事,守著他怎么了?我和大哥每天忙得不得了,哪里有時間去管這等瑣事?!?

王三全嚷道:“你到底養不養?你不養我就去找大哥說去,我就不信了,都想把這事讓我一個人攬著不成?!?

王二福也氣了,道:“你去,你去。你以為老大就會養嗎?竟然當初說好是你,你就要養到底?!?

不管王三全怎么說,王二福就是不愿意把張先生接過來住,王三全被氣急了,拉著王二福就要去老大家評理。

王二福家離王大路家不遠,沒多久兩人就到了王大路的家中。

王大路見到老二老三來了,也是挺高興的,不知道他們是要談這事,先叫人準備酒席,高高興興的接待了他們。

雖然他們是兄弟,但如今王大路畢竟是當了官了,兩人見他正在興頭上,一時不敢立刻提起話題,怕打擾了大哥的興致,都先尷尬的應和著。

直到酒過三巡,王三全才吞吞吐吐的說明來意,探問他的意思。

只見王大路停下筷子,眉頭微皺,眼角泛起怒意。

一旁的王二福早已經暗自偷笑,等著大哥訓他一頓呢,補話道:“我都已經跟老三說過了,當初大家都已經商量好了的。他負責在家奉養老人,我們負責某出路。現在老爺子不在了,他又來反悔,太不懂事了?!?

王三全本以為王大路會生氣,已經做好了爭論的準備,誰知王大路眼角的怒意轉瞬即逝,隨之而來的是滿臉的笑容,道:“行,養就養吧,明天我就派人去把他接到城里來?!?

王大路沒有責怪王三全,反而爽快的答應了,這樣可就凸顯出王二福的不應當了。

那王二福見了,臉上有些掛不住,立刻轉了性子般說道:“唉,我也真是。說起來,這算什么大事。哪天老大不愿養了,就送我那去?!?

大家這樣一妥協,兄弟還是兄弟,三個人又高高興興的喝起小酒來,把之前的不愉快全都釋懷了,王二?;垢先咕婆庾?。

見到兩個哥哥都這么爽快,王三全自己倒覺得有些慚愧了。不過慚愧歸慚愧,第二天他也就把張先生送走了。


(六)魔障

這張先生之前在王三全家里住著,被他的妻子一通嫌棄,也不愿意住在那里了。

來到王大路家里,他們一家人那個熱情周到??!給張先生端茶遞水,噓寒問暖的,和在王三全家的境遇一對比,把張老先生感動得都快涕淚交加了。

可惜這樣的好日子沒過幾天,王大路就找到張先生了,恭恭敬敬的說:“干爹,當初要不是你老人家給我們家祖墳找了那塊沖天飛蛾的風水寶地,只怕我們三兄弟,如今還在老家種地拉犁呢?!?

張先生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還說那些干啥,你們好了,我也能有個安身的地方,大家都能好好過日子?!?

卻說王大路接下來的話,才讓張先生明白他的用意:“干爹,你看,我現在是縣令了,確實比從前好很多??墑俏藝夤俚鋇夢涯野?!我那上頭還有這么多人壓著,處處受制于人,說話都沒有什么份量?!?

張先生顯得有些為難,問到:“你是想,再進一步?”

王大路一拍大腿:“要不怎么說你老人家有見識呢?!庇質蘊叫緣奈?“你看有這個可能嗎?”

張先生知道,王大路想讓他幫王家的祖墳找塊更好的風水寶地,好讓他繼續高升。張先生搖搖頭:“不是我不想幫你,別說我眼睛瞎了,就算是我眼睛還看得見,也實在沒這么大能耐了?!?

張先生說的是實話,這風水寶地不是哪里都有的,那沖天飛蛾更是難得一遇的寶地,不然天下要出多少個縣令了。

王大路卻不這么認為,他覺得張先生是害怕再損了他的陰功,這才不肯的,于是就一門心思捉摸著,怎樣才可以讓他答應幫忙。

卻說王二福也是有主意的,在明白了王大路的用意后,因為他家住得近,也經常帶著妻兒過來看望張先生,送衣送食的,就當是親老子一樣。

在經過多次的討好之后,兩兄弟的要求仍是遭到拒絕,他們對張先生也漸漸變得厭惡起來。

王大路對王二福說道:“老二,你那么孝順,要不我把干爹送你家去吧。那天在老三面前,你也說想接他去住的?!?

此時王二福也看出張先生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:“你是老大,當初又是你第一個說要奉養干爹的,你不養誰養?”

王大路氣了:“是!是我第一個說的。但是你們都沒說嗎!咱老頭子死的時候,你們又是怎么答應的?!?

雖然王大路是縣令,但兄弟爭吵起來,哪管什么官職高低。王二福一扭頭:“別那么婆婆媽媽的,你是堂堂的縣令,連一個瞎老頭都養不起嗎?”說著就頭也不回的走了,再也沒來看過這位干爹。


(七)風水

從那以后,王大路也對張先生失望了,對他愛理不理。

要說這官夫人吶,是最會察言觀色,見風使舵的。王大路在夫人面前那是有絕對威嚴的,之前王大路對張先生客氣,她也百般討好,干爹干爹的叫著。

如今見王大路對張先生已經愛理不理,知道了丈夫的偏向,她對張先生的態度更是越來越差,有時候甚至又打又罵。

后來竟說他一個瞎子,住那么光亮的地方也沒啥用,還浪費地方,索性將他趕到又破又舊的小黑屋里住著,給他穿的是破衣爛衫,吃的也是剩菜剩飯。對于這一切,王大路是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,假裝不知道。

卻說屋漏偏逢連夜雨,張先生這邊被王家冷落,那邊每到晚上眼睛就會疼痛難忍,怕進一步引起他們的厭惡,連止痛藥也沒敢叫王大路夫婦幫買。

他心里那個恨呀,心想自己損了那么大的陰功,居然換來了這樣的待遇,真是悔不當初。

張先生是沒有利用價值了,可是自從嘗到了風水寶地帶來的甜頭,王家人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。特別是王大路,派人四處尋找高明的風水師,想讓他能夠再次順風順水,蹭蹭的往上升官,繼而發財。

可是像張先生那樣有真本事的風水師,也不是說找就能找的,好的風水寶地更不是不可多得。

縣里但凡有點名氣的風水師傅,都讓王大路請了個遍,可是他們一到王家的祖墳看過之后,都是一個勁的搖頭,說這風水好,葬下了就不能亂動,妄動有災。

至于好在哪里,他們也說不清楚,只說自己不會弄。

大家都知道,那可是給縣令家看風水,要的不是常人家的小富小貴。這塊風水寶地非比尋常,他們也是看得云里霧里,一知半解,要是給人家弄出岔子,影響了縣令大人的前程,那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。

這身家性命重要,本事不到,誰也不敢冒險掙這個錢。

王大路大罵這幫人沒有本事,但人家不接他的生意,他也無可奈何,只能自己生悶氣。

卻說這天終于找到了一個敢接這活的風水師,是位外地來的中年人,他一開口就說:“你家的祖墳我看過了,確實是塊風水寶地,不能輕易遷移。但是縣令大人想要仕途再進一步,我也有辦法?!?

王大路見對方的口氣這么大,就問:“風水先生,你有把握嗎?”

風水先生自信滿滿,說道:“縣令家現在埋祖墳的地方,在風水里叫做沖天飛蛾,而你們家的祖墳正好葬在了沖天飛蛾的肚臍眼兒上,沒錯吧?”

王大路一聽,立刻驚嘆:“沒錯沒錯!先生果然是有學問的?!斃南?那是瞎老頭子當年找的地,這名堂一般人還真說不出來。


(八)起落

風水先生繼續說道:“這沖天飛蛾就像一只向上沖鋒的飛蛾,誰家把祖墳埋在了它的肚臍眼兒上,就可以一飛沖天,子孫后代,非富即貴?!?

王大路一聽,猛拍大腿到:“哎呀,先生是能人??!說的一點也沒錯?!?

風水先生說道:“不過我要價三十兩銀子,不知道縣令大人愿意給嗎?”

只要能夠升官發財,王大路有什么不答應的:“愿意,愿意。只要能夠看得準,這買賣劃算!”

談好價錢,王大路第二天就找來王二福王三全商量,他們兩個也知道,這祖墳要是葬的地方好了,那是對大家都有利的,也就紛紛同意了。

他們約了日子,三兄弟和風水先生一同到山上看王家的祖墳。

風水先生說:“你家的祖墳其實不用遷,只要稍微改動一下,升官發財就指日可待了?!?

王大路沒聽明白,問道:“要怎么改動?”

風水先生指著王家祖墳的兩邊說:“你家的祖墳,左右兩邊各缺了一面擋風的墻,只要有了這兩面墻,你們一家才可以真正的一飛沖天,不受制約,天不怕地不怕了?!?

王大路聽了,心想:當初瞎老頭子既然能夠看出這個沖天飛蛾,就也一定知道應該砌這兩面擋風的墻??墑撬裁床凰的?,難道是這個瞎老頭子,故意留了一手,想絆一絆我們家的前程,真是個該死的老東西!

王家如約給了風水先生三十兩銀子,按他的意思,在祖墳的兩邊各砌了一面墻,用來阻擋那看不見的風。

墻砌好了,風水先生也走了,王家就只等著繼續升官發財,天不怕地不怕了。

砌墻的事忙了好幾日,等閑下來時,家人才來跟王大路報說,張先生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,問要不要去找。

此時的張先生早已經不重要了,不僅無用,還令人討厭,既然他自己知趣的主動消失,是再好不過的了,還找他做什么。只見王大路擺擺手,從此王家就再也沒人提起這位張先生了,就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似的。

那兩面墻才砌了一年多,王家人就見到效果了。

王大路這邊意外的連立了三次功,坐上了知府的位置。王二福那邊得到了幾次做大生意的機會,生意立馬就做到京城里去了。王三全因再也不用待在老家守著誰了,早帶著老婆孩子搬進城里,和王二福學起做生意來,現在日子過得比從前紅火多了,連賭博都是贏多輸少。

可是好景不長,王家的富貴就像竹子開花似的,經過一場美麗的花期之后,帶來的卻是無法挽救的自我毀滅。

只過了幾年,王大路的仕途就開始坎坷起來,他所管轄的地界大案要案時發,令他麻煩不斷,上級對他也明確顯示出了失望的態度。

最后事情還沒解決,就有人舉報他官商勾結,貪贓枉法,被上方下令罷官抄家了。王二福王三全受到牽連,生意上又頻頻出了意外,王家多年的基業風雨飄搖,入不敷出,最后竟欠下一屁股的債。

王家的報應還是來了,諸事不順,罷官的罷官,破產的破產,一大家子人砸鍋賣鐵的還清債務之后,已經窮困潦倒,不得不舉家返鄉。

進村的那天,一大家子人低頭走路,落魄不堪,凄慘極了。誰也沒有注意到,遠處山上還有人正遠遠的注視著他們。

“師父,他們又回來了?!鄙繳?,一位中年人對著他所攙扶的老人說到。

老人雙目已盲,正是那位失蹤了的張先生。

張先生聽了,長長的嘆息到:“畢竟是回來了,不該拿的東西,終究還回去了?!?

中年人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師父為了他們,遭到上天的懲罰,失去了一雙眼睛,他們卻這樣忘恩負義,活該!”

這位中年人,就是建議王家在祖墳兩邊各砌一面墻的那位風水師。


(九)徒弟

卻說那天張先生坐在王大路家后門口,聽到不遠處一個久違的聲音:“請問有個看風水的張先生住在這里嗎?”

張先生心中頓時一個激動,這是他以前的一個徒弟小李在找他呀!張先生充滿期待的喚道:“是小李嗎?”

那小李正在跟人打聽張先生呢,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立馬轉頭望去,這才看見他的師父張先生。

小李趕緊跑了過來,卻看見師父雙目已瞎,一身邋遢,禁不住抱著他,流淚問道:“師父,你怎么,你怎么成了這個樣子?”

張先生長長的嘆了一口氣:“唉,一言難盡,一言難盡呀!”

張先生還在老家的時候,在自己的村里收過幾個徒弟,其中小李的風水學得最好,也和他最親近。

雖然張先生有徒弟,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兒子,人家也有家有室,沒義務養他,所以他那時才答應了王家的條件,在王家養老。

張先生拉著小李進到他的小黑屋里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,心里的一灘苦水終于有了傾訴的地方。

五六年前,小李還收到過張先生的來信,把他在王家的情況告訴了自己,說在這邊過得很好,他那時還很替師父高興??擅幌氳?,前陣子他偶然聽到來這邊辦事的人說起師父,竟說在這里看見了他,日子過得很凄慘。

小李起初還不相信,想來師父幫了王家那么大忙,王家怎么可能虧待他老人家。但是那人說得有鼻子有眼,小李不放心了,終于還是決定過來看一看,想不到這一切竟然全都是真的。

小李咬牙切齒的罵到:“這些個沒良心的東西!”

“師父,你等著,我給你報仇!”


(十)撲騰

望著王家人落魄返鄉,小李心里總算有些解恨了:“師父,你的仇報了?!?

張先生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:“唉,這兩面墻壓在沖天飛蛾的翅膀上,它就更痛苦了,它一痛苦,便會撲騰,它這一撲騰,就會先上后下,最后把自己都給撲騰死了,王家的福氣也就這么散了?!?

小李怨恨的說道:“假如他們能夠信守諾言,也不會有今天!”

“師父,他們根本不值得可憐,你為什么還要我把那三十兩銀子藏在王家的祖屋里,留給他們受用?”

張先生嘆道:“他們有錯,我又何嘗沒有?假如不是貪圖王家給我養老送終,我也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。既損了別人家的福報,也害自己吃了苦頭。想來這就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吧?!本餉炊嗍慮?,張先生已經看開了很多。

當初他又何曾是因為心軟,才答應王家的要求,歸根結底,還不是因為自己的私欲在從中作梗。

自己一生無兒無女,無依無靠,早就該明白,這是上天對于自己過去泄露天機的懲罰??上ё約喝詞賈詹荒懿甕?,如今又大違天道,才造下這一連串的惡果。

他不希望這樣的惡果再繼續循環下去了,他想要獨自去償還因自己而起的種種孽債,扯斷這條罪惡的鎖鏈,讓束縛在鏈條中的每一個人得到解脫。

“走吧,去他們家祖墳看看?!閉畔壬檔?。

張先生還要去王家祖墳做什么?就算去到那里,他還能看見什么?

雖然不知道師父的用意,小李還是扶著張先生去了埋王家祖墳的那座山上。

他們來到王家祖墳面前,小李說道:“師父,到了?!奔Ω傅氖制究彰髯?,小李便把他的手放在了王家祖墳旁邊修建的墻上。

張先生手扶著墻,正感嘆著,忽然一陣陰風吹來,兩人的眼前都是一樣的黑暗,他們仿佛來到了另一個世界,天地間除了黑暗再無他物。猛地一個形如魔鬼的流光大飛蛾猙獰而來,勢要將他們吞噬一般。

兩人大驚失色,無處遁逃,一時間只能乖乖的束手待斃。

然而那只飛蛾終于漸漸虛弱消散,就在只差一點就要觸到他們之前,不甘心的化為了無形。

飛蛾消失,一切又恢復如常,小李驚魂未定的問道:“師父,那,那是什么?”

張先生也被震懾了許久,方才想明白:“是蛾靈最后的一點怨氣?!?

“它被折騰死了,怨氣集聚不散,就是想要用這最后一點力量報復我們和王家,可惜它最終沒能堅持下去,在最后一刻散去了。不然我們兩個都將一同淪入地獄了?!?

小李嘆道:“真是萬幸??!”


(十一)蛾胎

張先生不說話,對小李道:“去把東西取出來吧?!?

“什么?”小李沒有反應過來師父的意思。

張先生道:“把兩面墻腳下的鎮靈刺挖出來?!?

“這,”

“去吧,聽我的?!?

“好吧?!斃±鈧緩錳Ω傅幕?,把自己當初偷偷在兩面墻腳下埋的鎮靈刺挖了出來。

就是這兩根鎮靈刺,鎮住了蛾靈,使它撲騰而死。

張先生要來一根鎮靈刺,在掌心深深的橫劃而過,鮮血從傷口滾落,流散在地上。

“師父!”小李大驚的叫道。

張先生笑了笑說:“我沒事?!碧ё帕餮氖?,口中念念有詞,在王家祖墳慢慢摸索著繞了一周,鮮血在地上畫成了一個圈。

小李忽然明白了師父的用意,道:“你要用血術解除蛾靈和王家祖靈的連結?”

張先生笑道:“是的。蛾靈母體已經死了??墑撬畝晏セ乖?。只要用血術解除了它們之間的連結,王家也不會再受到蛾靈怨氣的影響。蛾胎得到我的鮮血喂養,也可以在多年以后成形,成為一只新的蛾靈?!?

張先生出于內疚,想用自己僅有的一點力量,斷除掉王家以后的災禍,釋放蛾胎的束縛,助蛾胎長大,也算是對自己的一點救贖。

小李問道:“師父,你這又何必呢?”

張先生道:“我這不單是為了他們,也是為了你呀。你替我出頭,以天機損人,雖然他們是罪有應得,但你也因此形成魔障,將來必有孽債要還。你是為我造孽,我不能讓你受累,這筆孽債我要自己還清,你的將來才會平安?!?

小李知道,這個血術是要消耗巨大生命力的,用了這個血術,以后的時日就不多了,師父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彌補他的過失,不禁十分感慨。

張先生施用血術,不一會就感覺到了自己開始變得虛弱了,身體有些站立不穩的搖晃,小李趕緊將他扶住。

張先生不忘叮囑道:“以我為戒?!斃±詈岬牡懔說閫?。

在小李的攙扶下,張先生從山上緩緩的走下山去。走著走著,虛弱的他終于忍不住將臉昂向蒼天,翻白的眼珠中滾下淚來:“成也飛蛾,敗也飛蛾。蒼天有眼,都是我們自作自受??!”

這一次,他的眼淚已經有些清澈了。